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冕王的博客

体制让你无所事事,但你不能碌碌无为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共党员,中文专科学历,嵩县交通局工作人员,先后在《中国交通报》、《中国人事报》、《河南日报》、河南人民广播电台、《河南法制报》、《洛阳日报》、《交通与社会》等报刊杂志发表通讯稿和小说100余篇,近年来坚持影视剧本创作,完成多部影视剧本,荣获2008年度夏衍杯电影剧本奖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幸福的耳光  

2010-05-29 09:36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要开学了, 可我的学费还差100元。为此,妈妈开始没完没了地奚落爸爸。在
  妈妈不停的唠叨中,爸爸灰着脸一声不吭地扛了一张大锨就出了家门。
  
  “晚上拿不回100块钱, 就别想再踏进这个家门!”爸爸出去了老半天,妈妈
  还在不停地抱怨。
  
  我的脑子条件反射地嗡嗡作响。
  
  我知道爸爸又去货场了。那里有许多和他一样的下岗工人,他们的工作是装车
  卸车之类的粗活,拼死拼活干一天,也就是十几块钱。那里既脏又乱,尘土飞扬,
  空气污浊。在那里干活的人,个个头发被灰尘“荡”得根根分明。他们除了牙齿是
  白的,身上再也找不到干净的地方。他们浑身汗臭,蓬头垢面,分不清张王李四。
  尽管如此,他们中间没有人嫌弃,总是忙忙碌碌争抢着干活,有时为挣活干,他们
  还打骂。在他们的忙碌和打骂中,家人得以维持生计。那里的环境、空气脏乱不堪,
  和对面巍峨壮观18层高的黄金大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  
  我常为有这样一个爸爸,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,把原本十分美丽的颜容低在
  世俗的鄙视中。
  
  “真是窝囊废!”妈妈还在喋喋不休。
  
  “你不是也一样吗。”我回敬了妈妈一句。
  
  妈妈本想冲我发火,却突然又哑然了。但她的脸憋得一涨一涨的,看去象猪肝。
  
  我的鼻子也酸酸的,心中涌起说不出的凄楚。
  
  中午爸爸没有回来吃饭。
  
  午饭后,我坐在一只破沙发上,面对着一台打开后满屏幕雪花点的14英寸黑白
  电视机,再也提不起精神,眼皮象铅重,不知不觉进入梦乡:我们搬进了新居。在
  单位家属楼的第三层!四室二厅!室内装饰豪华,金壁辉煌。客厅里摆满了各种好
  看的花草,39英寸的超大屏幕彩电,超级VCD影碟机, 立体声音响,全自动双桶洗衣
  机,进口冰箱等高档名牌家具电器,应有尽有,透出浓厚的现代气息。我有了许多
  流行款式的新衣服和花不完的钱,经常和同学一起去上网-----
  
  “欣欣、欣欣,吃饭了。”
  
  我的美梦被妈妈惊醒了。又到了晚上,梦境和现实的差距使我的心里倍感凄凉。
  
  爸爸仍然没有回来。尽管我和妈妈坐在餐桌边,但是由于担心爸爸是否能挣到
  明天的学费却谁没心吃饭,妈妈不住叹息,我不停地用手揉着红若樱桃的眼睛。
  
  “咚咚----”
  
  突然传来有力的敲门声。
  
  “谁呢?”妈妈犹豫着去开门。
  
  “不会是爸爸吧?”我知道爸爸每次回来都象心中有愧似的小心翼翼地敲门。
  
  “开门、开门、快开门!”
  
  千真万确是爸爸的声音。
  
  妈妈刚开条缝儿, 爸爸就闪身进来,满脸欢喜地坐到沙发上:“ 快弄盆盐水
  来,疼死我了!”
  
  妈妈望着爸爸,目光中含着敌意。
  
  爸爸脸肿得象发面馍,嘴角儿流着血。。
  
  妈妈问:“又跟人家争活儿打架了?”
  
  “没有。”爸爸说着把一张百元大钞甩在桌上:“快弄些盐水,我消消炎。”
  
  妈妈双手拿起钱,眼睛睁得好大好大:“哪来的?”
  
  “哎哟!”爸爸说:“别问了!快弄些盐水,让我洗洗,疼死了。”
  
  妈妈很快端来一盆冒着热气的盐水,恭恭敬敬放在爸爸面前:“你偷人了?”
  
  “没有。”
  
  “那是抢人了?”
  
  “没有。”
  
  妈妈试探着又问了一句:“那——那是哪----来的?”
  
  “想知道吗?”爸爸哎哎呀呀的,受不了妈妈的罗嗦,将手中的湿毛巾扔进洗
  脸盆里,溅了妈妈一脸水。
  
  “我到货厂,刚过完春节,根本没有活干。眼看快中午了,我没脸回来、也不
  敢回来见你。肚子饿了,想溜进黄金大厦弄些剩饭吃。刚到门口,运气就来了----
  一个服务员招我过去,问:你想不想挣钱呀?想死了、想死了----我连说了几次。
  服务生附在我耳边悄悄说,有两个客人喝醉了,想乐乐,要我找个人来,自己掴自
  己耳光,一耳光一块钱。咳!这好事你打着灯笼上哪儿找去?”
  
  爸爸越说越来劲,越说越高兴,仿佛脸也不疼了,红润润的,放着幸福的光芒!
  
  妈妈问:“你真的打了自己耳光?”
  
  “看你说的,这能有假?不打,哪来这100块钱?”
  
  妈妈都囔道:“真打了100下?你这个人啊,干啥事都老实!”
  
  “哪勒,”爸爸赶紧说:“我才打了九十几下。开始他们还不是恁晕,我打一
  下,他们数一下,慢慢他们就晕得数不成了,我打了九十几下,就说打够了,他们
  就给了我100块钱-----”
  
  爸爸说着高兴得泪都出来了。
  
  “爸爸----”我听着终于忍不住扑进爸爸怀里哭了起来,妈妈也噙着泪用热毛
  巾轻轻地给爸爸敷脸。
  
  这是有史以来爸爸在家里享受到的最高待遇。
  
  开学后上作文课的时候,我把爸爸的事写出来,题目也叫《父亲》,文笔尽管
  不能和朱自清的《父亲》比,但故事真实感人。老师念给同学们听,大家都感动哭
  了。老师又把它推荐给报社,很快就发表了,报社也给我付了100元稿费。
  
  当我把100元钱拿回家时, 别提爸爸妈妈有多高兴啦!他们好象要鉴别真伪一
  样,不停地把钱反过来反过去地看,还不住地用手揉搓着,象抚爱心爱的宝贝!爸
  爸满面红光:“值!值!耳光没有白挨!一反一正就是200!值、值----”
  
  从此以后,尽管我们的日子依然过得很清苦,妈妈的脾气却变好了,和爸爸说
  话,从不用高腔,在其乐无穷的融融亲情氛围中,我的学习成绩也很快上去了。我
  更爱爸爸。每天放学后,都按妈妈嘱咐的话,顺路到货场叫爸爸回家一起吃饭。但
  我一般都是在黄金大厦门口找到爸爸,因为他没有活干的时候就经常在那里转悠…
  …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